新聞熱線:0816-2395666
設為首頁
加入收藏
  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頁 > 公益 > 正文
40年,他在八步沙林場"子承父業"綠了黃沙白了頭
发稿时间:2020-07-20 11:05   来源: 新華網
  摘要:“武威的肉夾饃,吃著特別香……”68歲的郭萬剛坐在沙丘上,咬一口手中的饅頭,一邊狠勁咀嚼一邊說,迎面可以聽到嘎嘣嘎嘣的聲音從他嘴里傳出。 在八步沙林場以北的旱麻崗沙漠,這樣的工作餐其實很難下咽——只要風沙一來,細細的砂礫就會鉆進嘴里,打磨你的舌尖和牙齒,能嘗出一點苦咸苦咸的味道。

  原標題:八步沙林場“六老漢”傳人郭萬剛子承父業,誓把“黃龍”變綠洲——

  40年,綠了黃沙白了頭

  作為八步沙林場第二代治沙帶頭人,郭萬剛子承父志,一步一棵苗、一步一碗水,守得沙漠變綠洲。2003年到2020年初,他帶領林場完成治沙造林6.4萬畝,封沙育林11.4萬畝,相當于再造了一個“八步沙綠洲”。2019年3月,中宣部授予八步沙林場“六老漢”三代人治沙造林先進群體“時代楷模”稱號。

  “武威的肉夾饃,吃著特別香……”68歲的郭萬剛坐在沙丘上,咬一口手中的饅頭,一邊狠勁咀嚼一邊說,迎面可以聽到嘎嘣嘎嘣的聲音從他嘴里傳出。

  在八步沙林場以北的旱麻崗沙漠,這樣的工作餐其實很難下咽——只要風沙一來,細細的砂礫就會鉆進嘴里,打磨你的舌尖和牙齒,能嘗出一點苦咸苦咸的味道。

  砂礫也會被吹進眼睛里、耳孔里,讓視線和聽覺變得模糊,但郭萬剛說話依然清脆,“再過10年,古浪縣260萬畝荒漠化土地會全部完成壓沙造林,子子孫孫不用再吃沙了……”

  八步沙林場位于我國第四大沙漠——騰格里沙漠南緣,是甘肅省武威市古浪縣最大的風沙口。1980年冬,這里作為荒漠化土地開發試點向社會承包,在土門公社漪泉大隊當主任的石滿第一個站出來,和郭朝明、賀發林、羅元奎、程海、張潤元5位年過半百的老漢在合同上按上了紅指印,以聯戶形式組建了八步沙集體林場。

  幾十年過去了,八步沙林場“六老漢”治沙造林的傳奇仍在繼續。

  如今,郭朝明之子郭萬剛,作為第二代治沙帶頭人,已經在沙漠干了近40年。他帶領大家不僅完成了八步沙林場管轄區荒漠的治理,還承包了多個國家重點生態建設工程,相當于再造了一個“八步沙綠洲”。

  “把沙治住,才能把家守住”

  “子子孫孫無窮匱也,而山不加增,何苦而不平?”這是愚公移山故事里經典的一句話,表現了古代勞動人民移山填海的信心和毅力。但郭萬剛看來,在八步沙,哪里有“山不加增”,明明就是“沙進人退”。

  從上世紀初開始,八步沙的沙丘每年以7.5米的速度向南移動,總面積達4萬多畝。要么,眼睜睜看著沙漠吞家園、食農田;要么,植樹治沙,迎著暴躁的黃沙闖出一條生路來!

  那一年,“六老漢”卷上鋪蓋、帶著干糧,辛苦一年,終于在沙窩窩里種上了將近1萬畝的樹苗??傻搅硕?,兩場西北風就把一半的樹苗刮斷了。

  望著光禿禿的沙漠,幾株頑強的小樹苗引起了他們的注意——只要有圈草,樹苗就能活,再大的風沙也刮不倒。從此,“一棵樹一把草,壓住黃沙防風掏”,就成了“六老漢”的信念。

  第2年春天,清明剛過,“六老漢”動員了6戶人家的40多口人,再次向沙漠進發。不到30歲的郭萬剛,那時已經在土門鎮供銷社上班,也被父親拽進了沙窩窩里。

  郭萬剛回憶道,“那個時候,真是苦啊!”在沙地上挖個坑,上面用木棍支起來,蓋點茅草,就成了“地窩鋪”,有時半夜突刮大風,茅草被卷得七零八落,大家只好頭頂被子,在冰冷的沙坑里挨到天亮。

  “起初,我很不理解。”有一年古浪發生特大沙塵暴,奪去了20人的生命,看著鄉親們悲痛的神情,郭萬剛突然意識到,“爹是對的。只有把沙治住,才能把家守住!”

  2000年,郭萬剛正式接過場長的擔子。經過近20年的努力,八步沙已植樹1000多萬株,近10萬畝農田得到保護。

  “沙漠不退人不退,草木不活人不走!”一干又是3年,郭萬剛帶領大家完成了對八步沙林場管轄區最后2萬畝沙漠的治理,荒漠變綠洲。

  父與子的綠色接力

  在八步沙,有一份特殊的囑托——父與子的綠色接力。

  和郭萬剛做出同樣選擇的,還有羅元奎的兒子羅興全,程海的兒子程生學,賀發林的兒子賀中強,石滿的兒子石銀山以及張潤元的女婿王志鵬。2016年,郭朝明的孫子、郭萬剛的侄子郭璽也來到了八步沙……

  風餐露宿、甘守清貧,支撐他們的是“六老漢”的精神力量。

  “治理幾萬畝沙漠,就你們幾個老漢能治過來嗎?你們這樣干簡直是送命呢……”那一年,在土門供銷社端著“鐵飯碗”的郭萬剛曾對父親郭朝明這樣抱怨。

  郭朝明在“六老漢”中年齡最長,治沙行動開始時已經60歲,經常累倒在沙窩窩里,郭萬剛看著勞累的老父親眼淚吧啦吧啦往下掉。

  郭朝明的話,卻如當頭棒喝——“多少年了,都是沙趕著人跑?,F在,我們要頂著沙進。八步沙治不住,子子孫孫都保不住!”

  父親去世那年,沒有按照當地風俗埋在祖墳,而是埋在了八步沙林場。郭萬剛說,“老人們商量好了,不進祖墳進林場,要看著兒孫們繼續治沙植樹……”

  1991年春天,66歲的賀發林昏倒在樹坑旁,被送到醫院搶救,已是肝硬化晚期。彌留之際,賀發林對22歲的兒子賀中強說,“娃娃,爹這一輩子沒啥留給你的,這一攤子樹,你去種吧。”

  那年冬天,賀中強辭去在外打工的活,扛著被褥來到八步沙,從此“三塊磚上一口鍋,卷著鋪蓋住沙窩”。

  春去秋來,寒來暑往,郭萬剛率領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和父輩一樣,一步一棵苗,一步一碗水,無數次的重復,無數次的悲喜,騰格里沙漠終于被他們的堅韌和頑強所感動,沙退了、苗壯了、樹綠了、花開了、鳥來了。

  從“死亡之海”到“經濟綠洲”

  現在,郭萬剛被人稱為“郭老漢”。長年與沙漠打交道,他看上去又老又黑,身體消瘦,腰彎了,頭發也白了。

  作為第二代治沙人的領頭人,郭萬剛不僅從父輩手中接過了沉甸甸的樹苗,也接過了一副“治沙治窮”的擔子。

  圍繞國家重點生態建設工程,郭萬剛帶領八步沙林場在技術、管理、產業發展等方面開始了新嘗試。

  他們探索出“治沙先治窩,再治坡,后治梁”的新方法,應用“網格狀雙眉式”沙障結構,實行造林管護網格化管理,嘗試打草方格、細水滴灌、地膜覆蓋等新模式、新技術,逐步走上市場化治沙之路。

  2010年,八步沙林場實現企業化轉型,八步沙綠化公司成立,探索“以農促林、以副養林、農林并舉、科學發展”的新路子。

  2018年,八步沙林場按照“公司+基地+農戶”模式,在黃花灘移民區流轉2500多戶貧困戶的1.25萬畝土地發展經濟林,通過特色產業幫助貧困戶脫貧致富。林場還成立了林下經濟養殖合作社,養殖沙漠“溜達雞”,年收入可達20萬元。

  從2003年到2020年初,郭萬剛帶領八步沙林場完成治沙造林6.4萬畝,封沙育林11.4萬畝,栽植各類沙生苗木2000多萬株,相當于再造了一個“八步沙綠洲”。

  從“沙進人退”到“綠進沙退”,從“死亡之海”到“經濟綠洲”,近40年來,三代治沙人持之以恒向荒漠與貧困發起挑戰,誓把“黃龍”變綠洲,用生命與汗水,鑄就一道無比堅實的生態屏障。(記者 康勁)

       編輯:郭成



相关新闻:
图片推荐
快三大小单双技巧揭秘